二戰被拘留的在港德國人(番外):你有你被拘禁,我有我去上課?喇沙書院學生何去何從?

一座兩層高的建築,加一座單層有蓋操場,如果是用以應付1932年創校之始的303名寄宿及一般學生時,或者仍能勉強應付,但在面對1939學年時的超過一千名學生時,即使臨時將有蓋操場改為四間課室,又在外面空地「搭棚」建造四間臨時結構課室,但空間仍然明顯不足。

0 Comments

二戰被拘留的在港德國人(三):逃出拘留營的唯一逃「獄」威龍

當其他營友認為英、德之間的戰爭只會是短暫戰事,被拘禁的日子亦不會太過長久之時,Karl 反而認為戰事只會不斷惡化並延長,他將會被長期拘押,甚至被轉移到戒備更為深嚴的正式「戰俘營」,因而萌生出要逃走的念頭。事後看來,Karl 的確準確預測了之後的戰爭走向。

0 Comments

二戰被拘留的在港德國人(一):山雨欲來

1939年的盛夏,德國入侵波蘭,伴隨著英國、法國對德宣戰,歐洲局勢急轉直下,動盪之勢亦隨之帶到英國殖民地香港。由於中國在三十年代末正與日本對戰,而與香港地理位置上接壤的廣東地區,大部分被日本佔領或控制,亦因此香港當時是以日本作為主要假想敵而作防衛規劃,對突如其來的新敵人 —— 納粹德國 —— 可謂意外。

0 Comments

陳肇始成功爭取武漢割讓予英國

還是其實陳肇始只是不忍中國被武漢所害,曲線鼓勵中國政府將武漢割讓予英國,將武漢肺炎的問題推予英國,「污名化」中國的問題自然就迎刃而解。陳局長呀陳局長,不要忘記香港有《國安法》,你現在可是在「煽動分裂國家」!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