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中國,竟被陳納德要求…【盟軍中的德國佬 Gerhard Neumann(一)】

1940年6月28日,對於 Gerhard Neumann 而言,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一日。與當初以中國西南運輸公司僱員身份離開德國,帶著冒險之旅的心態,期待著豐厚待遇與延緩服兵役待遇的小伙子不同,Gerhard 此刻只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前一日仍然擔憂自己能否找到脫離被轉移拘押的一線生機,今日卻已坐在中航(CNAC)的飛機上,向著本應一年前就前往的目的地 —— 中國 —— 進發。

1 Comment

盟軍中的德國佬 Gerhard Neumann(前言)

1940年6月27日,遠東香港的匯豐銀行大廈中,一名德國年輕人在電梯中碰上了一名美國人。這一碰,改變了這名德國人日後的命運……不要誤會,這不是什麼跨國愛情故事的開端,我亦沒有誇大了這一碰面的重要程度,因為如果沒了這次碰面,二戰的歷史,甚至日後的航空工程史也許會被徹底改寫。

0 Comments

二戰被拘留的在港德國人(番外):你有你被拘禁,我有我去上課?喇沙書院學生何去何從?

一座兩層高的建築,加一座單層有蓋操場,如果是用以應付1932年創校之始的303名寄宿及一般學生時,或者仍能勉強應付,但在面對1939學年時的超過一千名學生時,即使臨時將有蓋操場改為四間課室,又在外面空地「搭棚」建造四間臨時結構課室,但空間仍然明顯不足。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