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下反對派被離場,下一個受害者:保皇黨

昨日(二月廿八日)或者被香港人視為「港版」二二八事件的一日,數十名反對派代表因《國安法》被捕。不過這不是我要說的,反倒是另一宗近日發生的事更為人注目:以《大公》、《文匯》為首的親共媒體指責政府不當委任新就職的食物及衛生局常任秘書長劉利群。

劉利群所犯何罪,而要勞煩他們大動干戈指責?皆因她丈夫作為 CEO 的社會服務聯會,部分場地曾於一九年反修例運動中開放予遊行市民休息,被視為「支持暴徒」,再加上她本人任食環署署長期間,被質疑未有盡力清除「連儂牆」,此等種種寫在她的 CV 上,與近期中共要求「愛國者治港」原則下所需的管治者形象相違背。

此論調一出,意味著中共已經從根本上放棄「香港」這一獨特地位,而意圖視作一個中國地方去作管理。此刻最擔心的,或者不是一般香港人,而是香港的官場中人。觀乎劉利群被圍攻之時,她所有上司無一不成「神隱少女」,只有不在正式官位 [1] 又曾為首長級公務員的葉劉淑儀才敢出聲求大眾同情 [2],就連邵善波以港區全國政協身份於深圳開會,也只敢講「不要 Overkill」曲線為劉利群抱不平 [3],然後呢?沒有其他人了。

偌大的特區政府政務官架構,一個敢發聲的人都沒有,怕的可能就是自己成為下一個被批判的人,政務官的訓練教懂他們,為求自保就只有迴避這渾水。不過這群精明的政務官或者忘記了,中共的清算永遠不只處理小貓一兩隻。中共立國之本,在於對非我族裔之人趕盡殺絕,地主、知識分子、甚至黨內反對者,無一倖免。正如劉細良所言 [4],林鄭就算為中共做得再多,都無法改變黨的決定,甚至可以說中共從根本上就想肅清香港政府架構,為根正苗紅黨員的就職而鋪路。如今的政務官,每一個都有如在納粹時期波蘭的猶太區警察(Jüdischer Ordnungsdienst),或者是集中營內的囚犯主管,為求保命就只有殘殺自己種族的人,到頭來滿足了德國人,利用價值歸零,自己就成為了下一波被屠殺的人。

同樣道理,如今香港在立法層面上再無反對派的影響之下,保皇黨的一眾議員們,還有什麼理由不乖乖向黨交出權力?也許用不了多久,黨媒就會公開質疑保皇黨議員的作為(或不作為),之後會變成什麼局面……望望今時今日的香港政府就知道了。

[1] 好吧,我是當「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不是官職。

[2] https://www.facebook.com/Regina.ip.fans/posts/10157903184132157

[3] https://www.facebook.com/nownewspolitics/photos/a.276896536496217/876526409866557/

[4] https://hk.appledaily.com/local/20210301/FI2H242HDRHEVAKSXJZIYYE2O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