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寧街幕僚長換人,英國政治亂局或得重建

當英國工黨黨內內鬥尚未平息之濟,同期出現在首相府以至內閣的權鬥卻漸漸明朗化。上星期四(2020年11月26日)公佈了具象徵意義的人事變動:在上任唐寧街幕僚長(Downing Street Chief of Staff)辭職後,將由多年前曾任財政大臣私人秘書的羅盛輝(Dan Rosenfield) [*] 接任,明年1月1日履新。對於工黨黨魁施紀賢爵士(Sir Keir Rodney Starmer)而言,這任命時機實在太不合時,在工黨持續混亂之時,首相約翰遜,以至保守黨內閣,竟能反之透過一次精要的人事變動,展現重整脫歐以來保守黨內混亂的決心,以及重建此前權鬥所帶來的政治亂局。

唐寧街幕僚長一職,雖說只曾在貝理雅內閣發光發熱,作為政治任命官員卻擁有極大管治權力,但之後退為諮詢及顧問角色,不見得受到多大重視。不過此職在約翰遜去年上台後,再一次成為英國政界關注點,因為當時獲委任的是甘明思(Dominic Cummings),一個熟識內閣運作的政治顧問,被視為成功推使英國民意走向脫歐的硬脫歐派(Hard-line)代表,以及令保守黨去年大選大勝的重要推手。

或因甘明思其硬脫歐代表形象,或因其令保守黨大勝,令約翰遜無法忽視他,以至令他在新政府中更上一層,成為首相的幕僚長兼具首席政治顧問。雖然作為顧問甘明思相當出色,但其自身卻在上任後「痛腳」不斷,甚至被揭發違反自己有份制定的禁足令,在明知妻子感染武漢肺炎的情況下,載著她與4歲好兒子,開車到四百多公里外的父母家中。此「只許州官放火」的舉動雖動搖英國民眾對保守黨的管治信心,甚至重新燃點保守黨內硬脫歐派與軟脫歐派(Soft-line)派系間的權力鬥爭,但約翰遜都未有即時開除甘明思。不過甘明思對保守黨的打擊,似乎為他埋下了最終離職的果。

外界相信自甘明思的違反禁足令,打擊保守黨管治威信後,黨內軟脫歐派已經形成要去除他的勢力,而這亦在今月唐寧街通訊總監 Lee Cain 先被盛傳接任唐寧街幕僚長後忽然離職一事上爆發。作為得到甘明思支持的 Lee Cain,在面對來自保守黨一眾國會議員、唐寧街內其他成員,甚至是曾任保守黨通訊主管的約翰遜未婚妻施嘉玲(Carrie Symonds)的壓力與排議後,Lee Cain 不得不宣佈離職。而令黨內及內閣混亂惡化的背後成因 —— 甘明思 —— 自然亦再無藉口留任。

的確,自去年大勝以來,雖然工黨同期亦問題不斷,但保守黨所獲得的額外民眾支持,都經已因接連的疫情處理,以及脫歐問題等消化殆盡。為免出現「兩弱互鬥」下讓工黨有機可乘之危機,甘明思這元兇,必須去之而後快。安排公務員體制出身的羅盛輝接替,或者表明了約翰遜,或者最少是保守黨內閣,對於將來如何將英國政治發展推回正軌的看法。在脫歐一事塵埃落定,國際外交層面亦與此前大不相同的今日,約翰遜必須要接受放棄或最起碼減低硬脫歐的態度,重建與歐洲各國的互信,並在新的全球格局中找到軍事以外的立足點。而對於已離開政界一段時間的羅盛輝而言,結合過去公務體制的知識,與在私人市場的見識,亦可為約翰遜帶來其急切需要的全新觀點與建議。

羅盛輝能否實質地緩和保守黨內的矛盾,以及改變英國的政局發展,此刻當然言之尚早,但最少這個委任已證明,約翰遜認同英國此時需要的,不再是為解決單一目標的極端「賽車手」,而是一個方方面面都能照應得體的「巴士司機」,令一眾乘客 —— 政府中人、國會、黨員、以至一眾民眾 —— 都能保障自己的「生命」安全,或者是政治前途、或者是經濟發展預期、甚或者是自己的將來生活而已。


[*] 中文譯名跟隨 寰雨膠事錄 採用之譯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