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被拘留的在港德國人(三):逃出拘留營的唯一逃「獄」威龍

(本系列根據史實與回憶錄,以書面中文輔以香港粵文創作)

唯一「絕望」的拘押者

新聞:1939年9月28日,英軍連同警察以及政治部等,大規劃搜捕在較早前從九龍醫院逃離的被拘禁德國人。軍警將依據消息所指,集中調查可能的逃走路線,包括陸上向華界,以及海上向澳門的可能路線……

Warten Sie [1],在上一章不是才講到拘留營內的德國人生活得尚可嗎?那為何會有人逃走?這個逃亡的德國人又是誰?他逃向何處?最重要的是,為何逃亡的出發點,竟不是在喇沙書院拘留營?

右為 Karl Jocheim,他身旁的是他的妻子
Source:朝日ウィークリー

這個「唯一」的逃亡者名叫 Karl Jocheim,與上一章的 Gerhard Neumann 一樣同為工程師,但 Gerhard 為機械工程師 [2],Karl 則是礦務工程師,來港之前曾長期於菲律賓工作,更曾經在當地工作時期因長期接觸重金屬鉛而中毒,因而暫停工作長達半年以作休養,即使休養過後身體有所好轉,但仍然未能完全復原,更因而離職轉到香港工作。請緊記 Karl 的身體狀態,因為這與他的逃走計劃密切相關。

Karl 與其他德國籍男性一樣,在1939年9月3日,英國對德宣戰後不久,即被軍警拘押,在警署內完成簡單記錄後,即被一同送往喇沙書院拘留營。對 Karl 而言,他的惡夢由一個編號開始:78。在他的立場,被拘押、編定號碼的情況,令他感到非常不安,而他與其他營友看待被拘留的角度亦非常不同:當其他營友認為英、德之間的戰爭只會是短暫戰事,被拘禁的日子亦不會太過長久之時,Karl 反而認為戰事只會不斷惡化並延長,他將會被長期拘押,甚至被轉移到戒備更為深嚴的正式「戰俘營」,因而萌生出要逃走的念頭。事後看來,Karl 的確準確預測了之後的戰爭走向。

病君乘「病」逃走

Karl 為了從拘留營中離開,決定利用自己的身體狀況。根據 Karl 日後接受日本媒體的訪問時 [3] 講到,在他被拘押的第四日下午,他向守軍司令表達自己狀況不佳,希望守軍同意跟從他在菲律賓時的醫生醫囑,調整其飲食安排。守軍司令對此感到驚訝,並即時安排在翌日由軍醫為 Karl 檢查,而當軍醫在檢查過其狀況,以及檢視 Karl 提交的醫生醫囑及X光報告後,決定將他轉到港島英軍醫院作進一步檢查,證實所言非虛。Karl 之後被轉送到鄰近喇沙書院拘留營的九龍醫院,以便他在得到醫學監察與休養之餘,亦方便守軍安排人手監管。這正正滿足了 Karl 的目的:將自己調離守備充分的拘留營。

九龍醫院與喇沙書院
Source:政府新聞處,香港公共圖書館

在醫院的休養過程,在營友的角度是比度假更快活的日子,除了住院環境較拘留營內的床鋪更佳,最重要的是 Karl 的日本混血妻子獲准豁免探訪次數限制,使她能時常到醫院探望及照顧 Karl。不過這一切,對 Karl 而言都不過是被拘押的地方有所調整,之後能否維持此等「自由」仍要指望政府及守軍的寬容,亦因此絲毫無損其逃走意欲。經過 Karl 連日內在醫院的觀察,醫院每當到晚上11時過後,當值醫生與護士人數都大減,而且負責看管他的守軍及駐院警察均有睡意,日復如是。此等良機絕不可失,Karl 決定必須在住院期間逃走,否則在休養過後重返拘留營時,或者再無機會離開。

Karl 決定向其妻子表露去意,並著她租用一部的士,在他住院期間的每晚11時左右遊走於醫院附近,降低守軍及院警的戒心。在維持了一段時間後,9月27日,時為中秋節,Karl 認為時機成熟,正式執行他的逃走計劃,當晚11時,他小心地避開所有人的眼線從病房逃走,妻子早已備好隨身行李,在的士上守候,在相會過後一同前住粉嶺,由此成功進行了逃走計劃的第一步。

假扮官員,再上演現實版「人在野」

當 Karl 夫婦乘的士,沿大埔公路北上,以為一切順利之濟,卻在大埔警署附近遇到一個巡邏中的印籍警察攔車截查。當這名印警試圖理解為何會有兩個外籍人士深夜乘車北上時,Karl 心生一計,向印警大喝:「我是政府官員,現在正趕著返回粉嶺住所」(這番話當然是以英文進行,不然一旦出現德文就……)。或者是因為當時的粉嶺有著高爾夫球場、狩獵場、賽馬場等供外國人使用的休閒場所,且有不少外籍名流精英的別墅位處該處,外國人出入粉嶺的確屬常態,再加上 Karl 自稱官員的言詞及其氣勢,成功嚇倒印警,未有再作查問就放行。

當的士到達粉嶺之時,已經是凌晨12時20分左右,Karl 支付車費後就打發的士司機駛回市區,自此 Karl 夫婦開始接下來數小時的徒步野外逃走之旅。初時為避免遇到可能的追捕,他們選擇襯夜色穿過稻田,但由於他們衣著單薄,在四野無擋的稻田中倍能寒意,Karl 打算離開稻田到山邊避風,走到一半卻見到走向的前方有燈光,他們驚恐是追捕隊伍而決定返回稻田躲避,等到燈光消失就目光後才繼續進發。

當他們走到相信距離邊境約十英里的一條河時,由於找尋四周都無安全過河之路,Karl 夫婦唯有涉水而行,當走到河中之時,妻子更差點因水深而被沒頂,最終兩人安全過河,唯因為過河所花氣力太多,加上全身濕透,對有病在身的 Karl 及剛死裡逃生的妻子而言,必須先作短暫休息並整理衣物。

之後的路程,他們一直沿九廣鐵路路軌旁走,直到見到遠處建於路軌旁的大型建築物,Karl 相信他們見到的是上水火車站,由於再向前行將會穿過人口眾多的石湖墟等地,為避免被人發現,Karl 決定經東面的山繞道而行,在漆黑一片下行走,又要避開崎嶇山石,令他們的進度大大減慢,到他們繞過上水,落山到達山腳且接近邊境之時,天色經已漸亮,在日間試圖避開邊防目光穿越邊境是不可能的任務,Karl 深怕目標在前之時犯錯,決定與妻子在山腳附近的灌木叢中隱藏並休息,等待黑夜的再度來臨。

粉嶺及上水地圖及山勢圖
Source: 1932 Map GSGS1393

目標在望,收買路人最後一搏

過了一整個日間,臨近日落的下午5時半左右,Karl 夫婦正準確動身之濟,他們的行蹤卻被人發現!幸運的是,發現他們的不是邊防守軍或者追兵,而是經常往返邊界的華人。Karl 向他以其僅有的華語能力以及言語表達,希望他帶領 Karl 夫婦穿越邊界,並答應事成後會有巨款回報。

成功了,那名華人答應了,在入夜後,他連同另一人,一同引領 Karl 夫婦前住穿越邊界的「捷徑」。正當一切(又一次)看似順利之時,今次他們發現有去路前方分別有兩組印籍英兵巡邏,唯恐被發現他們即時伏於地上,小心翼翼向前爬行。雖然兩組印兵都發現不到他們,但在兩名華人的眼中,見到明明是洋人卻害怕印兵,行踪實在可疑,心感不妙而想離開。Karl 在此緊要關頭,決定取出行裝內的獵刀,威脅兩名華人繼續帶路,他們才得以繼續向邊境進發。

最後,他們一行終於走到深圳河邊界,對岸高高懸掛的日本旗 [4] 就在眼前。就在 Karl 夫婦準備再一次涉水而行之濟,被一名邊防印警發現喝停,但因為印警距離他們有數百米之距,根本無法趕及制止,結果他們一行成功越過邊境到達華界。雖然 Karl 此前曾以武器作威脅,但他亦相當守信用,給予帶路的兩名華人20元 [5] 並讓其離開。

雖然此後不久,Karl 夫婦就被日軍拘留,並在深圳廣州作短暫審訊,但在審查背景過後,基於 Karl 的德國人身份,加上其日本混血妻子,很快就獲得釋放,並獲安排輾轉前往日本橫濱。而香港方面,在得知 Karl 成功逃脫並已身處日本之後,亦終止了搜捕工作。

當你以為就是這個僅有的逃走事件,影響了此前被拘留德人與其英國守軍之間的良好關係,但實際上卻是另一件毫不相關的事件才是主因……


[1] 德文的「等一等」,”Wait a second”。

[2] 說起來,Gerhard 的故事與經歷,可堪稱之為傳奇,有興趣的可以自己發掘一下。在我接下來的歷史研究中,他將會再度出現!

[3] 朝日ウィークリー,昭和14年12月2日。

[4] 日本自拘留營建立前一年(1938年)年底廣州戰役戰勝後,已佔領接壤香港的華界。

[5] 上一章節曾提到,當時香港政府向每名被拘留德人發放每星期40元,對 Karl 而言,這筆絕對不是什麼「巨款」;但對該兩名華人而言就剛剛好相反,詳情可參閱上一章節的註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