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美軍的唯一一個德國人【盟軍中的德國佬 Gerhard Neumann(三)】

1941年12月8日,這一日昆明的清早格外晴朗,對昆明大眾而言,這日也許只是戰爭期間的又一個平凡日子,但對我們的主人公「德國佬」Gerhard 而言,12月8日是一個改變他人生的一日。剛起床準備又一日工作的他,在門外被神色緊張的陳納德叫住:「你知道日本空襲了駐防在夏威夷珍珠港的美國太平洋艦隊嗎?

這個消息本身沒有對 Gerhard 帶來任何特別意義——莫論他知否此消息,他甚至連夏威夷在哪都一頭霧水——但接下來陳納德所說的才至關重要:陳納德邀請 Gerhard 加入由他任指揮官的美國志願航空隊(AVG)(即日後所稱的「飛虎隊」)。此大隊為由美國總統羅斯福秘密授權組建,成員由一眾從美國陸、海軍及海軍陸戰隊中「自願」退伍的飛行員與機械工程師所組成,配以經《租借法案》中獲得的美國P-40戰鬥機,此前已在英屬緬甸接受了近半年的密集訓練。當日本空襲珍珠港之時,美國志願航空隊經已將完成訓練的其中兩個中隊調往昆明,但距離理想中的人手仍有大段距離,特別是缺乏有經驗的機械工程師。正因如此,即使陳納德清楚知道 Gerhard 當時「德國籍」的尷尬身份,仍力邀其加入。

意外的是,Gerhard 沒有多想就當場答應,這反應就連陳納德都有點意外。Gerhard 在他的回憶錄中講到為何自己會如此爽快,是完全基於在昆明生活十多個月中,對這位既是鄰居又是恩人的信任,而這份信任令他覺得,縱使加入 AVG 意味著要放棄在昆明的修車生意與一直以來結識到的生意伙伴都在所不計。在 Gerhard 安排好一切後,他正式加入 AVG,與一眾「前」美國大兵生活。

作為德國人的 Gerhard,與美國大兵生活,會否有任何衝突?意外地,一點都沒有!對他而言,這群美國人家鄉、學歷、背景各有不同,但一同共處之下大家尤如至友般,他亦從這群美國人當中學到了不少美國的文化與用語——當然麻,就連美國人的本土「粗俗」口吻也聽不少 [1]。當然,「德國人」的身份實在太獨特,難免被大兵們當成話題,不知從何人開始,為 Gerhard 取了一個別名「Herman the German」[2],自此這個名就跟隨他一生,成為一眾美國人中的特別存在。在 Gerhard 的說法,他不單沒有對其戰友所改的這別名感到不滿,還帶來一點好處:遠方好友要寄送明信片時,只須寫上「寄往中國美國空軍 Herman 收」即可,簡單方便!

自從 AVG 駐防昆明昆明市民過去所受到的被日軍空襲的苦幾乎一掃而空,因為僅在1941年12月,AVG 的出現就讓此前一向「如入無人之境」的日軍轟炸機嘗盡苦果,連番空襲都被 AVG 所擊退且損失慘重。而在上空交戰之濟,作為機械工程師的 Gerhard 亦未曾放軟手腳,以其能力為 AVG 服務。當時 AVG 只有數十架戰鬥機,以此單薄的數量實在不足以防衛整片中國西南領空,為了擾敵避免日軍透過偵察機知道 AVG 的真正實力,包括 Gerhard 在內的一眾地勤與中國工人合作,以竹支與木材搭建多架「戰鬥機」,為求像真甚至在「機」上油上 AVG 的隊徽以至著名的「飛虎」造型,使得日軍偵察機飛過 AVG 駐防的機場時,看到滿滿的「機海」,從而欺騙日軍指揮部的決策。

AVG 在中國苦苦作戰半年有多後,在1942年6月底被美國軍部告知解散,由新組建的美國陸軍航空隊第23大隊所取代,陳納德重歸美軍現役並繼續掌管新的航空隊。不過原有的 AVG 班底,也許是對於美國軍部忽然的決定不滿(又或者是 AVG 本身的工資遠勝於美軍所能提供的),大多未有轉投新的大隊,或回國重新入伍,或轉投其他民間軍工企業。至於來自敵國的 Gerhard,就得到陳納德美國軍部的擔保下,得以與三十多位一同轉投第23大隊的舊 AVG 班底以及其他新兵,一同繼續在中國的戰鬥。

1942年7月4日,Gerhard 正式加入美軍成為中士(Staff Sergeant),軍籍號碼 ASN 10500000 [3],不出一個星期軍階又升為上士(Sergeant First Class),不久後更升至士官長(Master Sergeant)。對,我沒有講錯,這位「德國佬」不單加入美軍,更一來就是士官階級,由此可見 Gerhard 的重要性!

而這種重要性,在不久後對日軍戰機的「逆向工程」工作上突顯出來,亦讓 Gerhard 這個名字不再只停留於航空隊內……(待續)

[1] 比如在美國大兵見到美麗的中國姑娘時,隨口說出想咬一口她的「ass」,這個字可是讓 Gerhard 困惑了好一回!

[2] Herman 一詞源自德文「Hermann」,Hermann 在德文中亦有軍人之意。另外我深信此名亦用以影射當時納粹德國的空軍元帥戈林(Hermann Göring)。

[3] 軍籍號碼「ASN 10500000」,其中的 ASN 代表陸軍編號(Army Serial Number),第一個數字代表軍階(1即代表士兵)、第二個數字代表來源地(美軍將國內分為9個征兵地區),既然 Gerhard 不是美國人,自然以0(無地區)代表。至於後面的數字,則是流水號,只是由於 Gerhard 以非美國人身份參軍的個案太過特殊,總不可能讓他持有「10000001」這種「看起來很假」的軍籍編號,才隨意加上一個5。(按:但我看到此處時可心想:這不見得有何差別!)

本文同步刊於 Matters:https://matters.news/@peter_masklo
Tip me by using Bitcoin Cash (BCH):https://tipb.ch/petermasklo
加入 LikeCoin 讚賞公民,最低只須每月一杯咖啡的價錢,即可實質贊助我繼續創作:
https://liker.land/peter_masklo/civic
請「拍手」支持,支持我繼續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