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復首架盟軍零式戰鬥機(上)【盟軍中的德國佬 Gerhard Neumann(四)】

第二次世界大戰向來都被軍事專家與史學家評為「大規模立體作戰」的首秀,飛機置於戰爭的重要性在二戰中表露無為。在太平洋上,盟軍與日軍的撕殺,亦離不開一幕又一幕飛機空中格鬥的場面。不過此等歷史往往未有完整地被記錄。一直以來,歷史均以「美國在1942年7月於阿留申群島虜獲日軍零式戰鬥機(後來別名「古賀零式機」),從而得知日軍飛機性能」作為亞洲與太平洋空戰中盟軍改寫空戰戰況的重要一環,而「古賀零式機」更成為拯救無數盟軍飛行員的敵機代表。

不過早於「古賀零式機」前多個月,就已經有另一部零式戰鬥機在中國戰區落入盟軍之手,而且之後更經由美軍機械工程師之手作完整修復與性能及結構分析,亦正正因此才讓盟軍得悉零式戰鬥機的種種。我們的主人公「德國佬」Gerhard,正正就是負責修復這架真正意義上的「首架盟軍零式戰鬥機」!

身穿士官長(Master Sergeant)軍服的 Gerhard。
相片相信攝於1944年。

早於1942年中,當時「古賀零式機」尚未被美軍所發現,在中國戰場上空與日軍作戰的美國志願航空隊(AVG)成員,在經歷過多場與零式戰鬥機的死鬥,發現其P-40戰鬥機在高速俯沖的優勢遠高於零式,但當時 AVG 苦無實證支持其理據。直至 AVG 解散並改組成美國陸軍航空隊第23大隊後的1942年10月,終於迎來轉變。

原來自1941年,中國就一直秘密收集在中國戰區內被迫降或擊毀的零式戰鬥機的殘骸,其中更包括兩架早於1941年11月底於雷州半島一處海灘被虜獲的迫降零式(編號 V-172 及 V-174)。由於此前中國未曾虜獲過完整的零式戰鬥機,即使殘骸亦只有少數,對於重組一架完整且可作飛行測試的零式戰鬥機,成為幫助盟軍理解敵機優勢的重要一環。

1942年10月,Gerhard 接過第23大隊指揮官陳納德的指令,修復相對狀態較佳的 V-172 零式戰鬥機,而材料就運用由損毀嚴重的 V-174 及其他從各處收集到的零式戰鬥機殘骸。Gerhard 回憶到陳納德向其講明:「除了你,我想不到有任何人能辦得到!」這並非 Gerhard 的自大,同屬第23大隊的王牌飛行員,之後成為 V-172 首位試飛者的艾利森(John R. Alison)在其回憶中亦言道,當陳納德要求他成為試飛員時,指到時會有個「比他更聰明的士官」在場教導他如何操控零式戰鬥機,可見陳納德對 Gerhard 的能力充滿信心。

話雖如此,要在沒有任何原廠的藍圖與維修說明等文件的協助下,從零開始研究並修復零式戰鬥機,這經已是一件難事,更甚者為避免被日軍偵察機發現,此工作只能在靠近前線的一處隱閉飛機跑道附近進行,沒有機庫的保護下只能依靠地勢作遮掩,電力與大型工具更加久奉,Gerhard 與其助手 Mackie [1] 及其他中國地勤人員就只能以簡陋的工具慢慢將不同殘骸上有用的部分移植到 V-172上。Gerhard 在修復的過程中發現,雖然同為零式戰鬥機,但不同殘骸上的部件都有一定的差異,顯示他手上所擁有的零件並非大規模生產出來的。

右邊軍服者就是 Gerhard,左邊則是 Mackie。

驚訝之餘,Gerhard 亦理解到零式戰鬥機在設計當中優於當時美國軍機的地方:零式戰鬥機的特別設計,使全機剩重得以減輕,提高操控的靈活度;而且在引擎組件的部分,零式戰鬥機將引擎、冷卻器、油箱、螺旋槳等整合成一體,相較於美國軍機將各部件分散,零式戰鬥機在更換引擎時只須數步驟與三十分鐘即可,遠較 P-40 甚至之後第23大隊使用的新式 P-51 戰鬥機所需的數小時為快。當然,零式戰鬥機為減重而作出的損失,就是在於對飛機的保護不足,容易被敵機的子彈破壞結構甚至點燃其油箱引起大火,且單薄的機身表面使零式戰鬥機無法與 P-40 等美國戰機一樣作高速俯沖,正正印證了 AVG 此前針對日機的作戰策略有其道理。Gerhard 在修復及試飛完成後,曾將其對 V-172 以至所有零式戰鬥機的分析以英文輯成報告送交美軍,不過有趣在,當他收到回信時,信內卻道:「請你用德文去寫吧,我們看不懂你的英文。」這讓 Gerhard 哭笑不得。

修復完成的 V-172。機翼下方已漆上中國空軍飛機的「青天白日」徽號,機尾編號亦已改為中國空軍的編號。

經過兩個月的修復後, V-172(此時機上已改為漆上中國空軍的軍徽與 P5016 編號)準備轉移到第23大隊在桂林的基地。Gerhard 向負責試飛的艾利森講解如何操控及閱讀機上儀表之後,本打算乘上伴飛的 B-25 轟炸機,在上空觀察及拍攝這架經他一手一腳修復的零式戰鬥機的起飛一刻,結果艾利森卻錯手令引擎熄火。沒辦法之下,Gerhard 只好在重新教導艾利森後,留在地上待艾利森起飛成功後才登上 B-25,在其他四架 P-40 戰鬥機護航下一同飛往桂林

結果,這一場的飛行,最終卻終結於事故中……(待續)

[1] 還記得上一章講到的,Gerhard 加入 AVG 後學到不少美國人的本土「粗俗」口吻嗎?教懂他「ass」這個字的人,正正就是這位 Mackie!

本文同步刊於 Matters:https://matters.news/@peter_masklo
Tip me by using Bitcoin Cash (BCH):https://tipb.ch/petermasklo
加入 LikeCoin 讚賞公民,最低只須每月一杯咖啡的價錢,即可實質贊助我繼續創作:
https://liker.land/peter_masklo/civic
請「拍手」支持,支持我繼續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