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公民之旅【盟軍中的德國佬 Gerhard Neumann(八)】

1944年10月,昆明空運指揮部(Air Transport Command)的辦公室內站著兩個人,一位是我們的的主人公「德國佬」Gerhard,另一位是接待他的士官長——正望著 Gerhard 所提交的出差命令而目定口呆。「又難怪的,畢竟是陳納德親自簽發的命令……」Gerhard 心中暗道。的確,陳納德少將作為美國陸航第14航空隊的司令官,竟然親自簽發區區一名士官長的出差命令,這可謂前所未見。

特別是,當這份命令是違法之時……

如果對上一章有印象的,應該有印象美國軍部可是在 Gerhard 身上加上諸多限制:「不得出任軍官」、「不得離開對日作戰區域」,以至最重要的——「禁止進入美國。然而陳納德為了將 Gerhard 送到華盛頓,向戰略情報局局長威廉·唐諾文少將(Major General William Donovan)匯報中國戰區的嚴峻情況,可謂是無所不用其極。

「就算要他非法入境都要做!」

就這樣,Gerhard 被送上運輸機,向美國進發。Gerhard 萬萬沒有想到,這一次的旅程,將再一次改變他的命運。

與現今能直飛美國不同,二戰時期的飛機續航力與穩定性遠不及現代,指望「一程飛機旅途,睡醒就到美國」是不實際的。事實上,在十多日的旅程中,Gerhard 要在英屬印度埃及法屬突尼斯法屬摩洛哥等地多次轉機,最終乘上 VC-54 特別人員運輸機(V.I.P. transport)飛向美國。

經過漫長旅程,1944年10月26日,早上6時30分,飛機降落紐約拉瓜迪亞機場(LaGuardia Airport),Gerhard 終於首次踏足美國本土。可是緊接而來的,卻是來自兩名聯邦調查局(FBI)探員的「歡迎」。原來在機上,當 Gerhard 填寫入境申報表時——對,當時已經有申報表這回事——機組人員發現他在申報表上的回答,不論是「美國住址」、「攜帶物品」、「上次離開美國時間」等欄目上,通通填上「沒有」,加上他是唯一被安排乘搭的士官階級,機組對他的身份與行為生疑而通知機場。

「你說,你從未去過美國,是真的嗎?」

「在美國沒有任何住址,是真的嗎?」

FBI 探員的連番「詢問」,似乎對 Gerhard 實話實說的答案不感滿意。這也難免的,畢竟 Gerhard 在中國戰區「就地參軍」前,可未曾離開過德國。當知道 Gerhard 是德國人,護照更是被英國扣起時 [1],兩人更是如臨大敵般,質問 Gerhard 來美目的。

這是機密!」

一反之前的輕描淡寫,Gerhard 的忽然嚴肅與強硬,嚇倒了兩名探員。最後,在查看過陳納德親簽的出差命令,加上戰略情報局的一通救命電話——「我們的局長正在等著這位士官長!」——Gerhard 終於得到入境許可。

在被送往華盛頓匯報前,Gerhard 得到了數日在紐約的遊覽日子,但他可沒有其他替換衣服!可怎辦?一位負責陸軍新聞的上校為他準備了兩套全新的軍常服,而且是在短短數小時內就準備好!當然,這位上校可不是只出於體諒 Gerhard 無衣物可換,全因翌日一早 Gerhard 要出席由該上校安排的記者會,總不能讓他穿著滿身「戰績」的飛行夾克。

THE JEWISH POST(November 3, 1944)

對 Gerhard 而言,面對包括《紐約時報》、《郵報》、《合眾國際社》、《生活》雜誌等數十家媒體的訪問,意外地不算太困難,畢竟採訪內容大多是圍繞著他「德國人參加美軍」的特殊經歷,他尚算能暢所欲言,僅僅是在問及對蔣介石有關的題問,被坐在旁的新聞部上校所提點……「關於這點我真的不太清楚。」

紐約休息數日後,Gerhard 終於出發前往華盛頓。他一到步就被送到戰略情報局總部,與局長威廉·唐諾文少將(Major General William Donovan)會面。初見面時 Gerhard 對站在辦公室門外等他的唐諾文少將,第一感受是一位「和藹、不拘小節」的長輩,而這位友善的長輩的確對初次到訪美國的 Gerhard 幫忙甚大,為了讓他在美國能享有更好的照顧,令其左右設法將 Gerhard 安排成一位正式的軍官——對,就像陳納德般,違反了 Gerhard 的入伍限制。

為了讓 Gerhard 能在美國境內暢通無阻,唐諾文少將甚至直接為他準備了十多張空白但已簽署的通行証 [2],讓其能通過憲兵的檢查。這張通行証對想在美國到處遊覽的 Gerhard 的確帶來幫忙,有一次在前往芝加哥的火車上,他甚至當著排查的憲兵面對填寫其中一張空白的通行証,令憲兵非常驚訝。

Gerhard 在完成向戰略情報局的匯報後,得到兩個月的休假。他自不然善用這段時間去遊覽與拜訪他的同袍在美國的親人。與他一同在中國戰場的美國大兵,在得知他終於能前往美國時,都熱情地想 Gerhard 到他們在美國的家鄉作客,聯絡電話與地址寫滿足足一本簿。可惜這本簿在埃及轉機期間遺失,Gerhard 只能嘗試憑記憶想起電話號碼。

不過這並不影響 Gerhard 在美國所受到的歡迎,並非他是什麼名人(即使在記者會後),而是單純的美國人對曾在海外服役兵士的友善,以及在得知他在美國舉目無親時展現的東道主精神,不論到何處,總有不認識的當地人熱情地招待他,甚至借出空置的公寓與汽車。在這一段時間,Gerhard 甚至遇上了將來的妻子 Clarice,可謂是 Gerhard 離開德國至今最歡樂的日子。

休假了六星期後,Gerhard 應約再次回到華盛頓去見唐諾文少將。原來在過去的數週,唐諾文少將一直為了爭取取消 Gerhard 的入籍與軍官限制而四處遊說,可惜尚沒進展,美國軍部甚至表明容許 Gerhard 偷渡入境經已是格外開恩。這一記可謂對 Gerhard 歡樂日子的當頭棒喝。「休息夠了」,Gerhard 向陳納德發去電報,請求回到中國戰場。

雖然唐諾文少將向 Gerhard 承諾會繼續爭取,更言道就算要向國會爭取也在所不息,希望他留在美國,但當下的 Gerhard 並無認真看待唐諾文少將的承諾。對於 Gerhard 而言,唐諾文少將的語氣有如他在中國戰區時面對的軍需長官,向其爭取多一雙襪時被拒絕的官腔回答。

但 Gerhard 沒有想到的是,唐諾文少將是認真的——1945年5月,他收到了 Clarice 所發來的電報:公民資格提案已提交國會,應該不日通過。此刻的 Gerhard 非常意外,本在離開美國時就打算將在美國經歷的事、遇上的人一一放棄,最終多得唐諾文少將兌現了他的承諾,讓他重拾希望。1946年,為 Gerhard 入籍美國的特別法案(H.R. 3441)正式通過,但這已經是後話。

H.R. 3441

1945年4月,在收到陳納德的通知後,Gerhard 回到中國戰區。他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在中國迎來戰爭的終章,只是他沒有想過戰爭是以如此的方式終結……(待續)

[1] 詳細請參閱《二戰被拘留的在港德國人(五):一個人的愚蠢;所有人的下場》

[2] 其時在美國境內的美軍士官兵,在離開軍營時,必須持有通行証以證明離營目的與時間。每張通行証為期三日。

本文同步刊於 Matters:https://matters.news/@peter_masklo
Tip me by using Bitcoin Cash (BCH):https://tipb.ch/petermasklo
加入 LikeCoin 讚賞公民,最低只須每月一杯咖啡的價錢,即可實質贊助我繼續創作:
https://liker.land/peter_masklo/civic
請「拍手」支持,支持我繼續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