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被政權「放上檯」的少數族裔香港人

第四波疫情下,香港政府首度推行中共執行已久的「小區檢測」政策,佐敦深水埗兩地先後落入強制檢測範圍內,區內指定範圍內的居民被迫接受強制檢測。難以忽略的重點在於,兩地不單是基層密集住處,「劏房」林立,而且當中不少居民是少數族裔身份的香港人或移民 / 難民。

這群人意外地被第四波疫情波及,卻在不久後成為眾矢之的,衛生官員將疫情發展歸究於少數族裔的文化、歸究於少數族裔的居住環境、歸究於少數族裔的生活習慣,簡之,他們歸究少數族裔忽視防疫需求。

香港電台報道
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571044-20210118.htm

事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曾明言該等言論,以至政府的立場,從沒有在疫情下歧視少數族裔,更無指責少數族裔令疫情擴散之意。不過觀乎過去政府的言論,就知道這只是一個掩飾。早於香港外籍家庭傭工(另一群香港主要的少數族裔)出現感染個案之時,就已經有建議要求政府協調在職外傭於休息日的安排、改善待職或待離港外傭群居宿舍的環境等,結果?政府就只有「呼籲」外傭在休息日留在僱主家中休息,結果只令外傭只能在「留家而失去休息機會」和「外出」之間作選擇,變相加劇外傭受感染風險。外傭宿舍情況更甚,在宿舍出現疫症爆發的情況下,政府卻無意提供支援減輕宿舍內的人滿壓力。

單純提供足夠場所供外傭於休息日使用,及轉移部分外傭宿舍住戶至其他住處,兩項政府本應有足夠資源輕易達至的手段,即可在客觀層面上提供大幅減輕外傭聚集感染風險的條件。相反,政府所做的就如今時今日對待居於佐敦深水埗兩地的少數族裔一樣:污名化。

當何理明(衛生防護中心健康促進處主任)批評少數族裔喜歡聚集、共座進食、食煙飲酒、交談,又指責少數族裔住處環境擠迫、衛生惡劣之時,我相信何醫生肯定不知道,唐人與少數族裔「沒有誰比誰更高尚」。君不見疫情至今有幾多唐人依靠四處走、到處派對?商場、景點,甚至山野之間一組組「Work From Hill」不絕;街頭煙民化身「火車頭」、「圍爐」者比比皆是;劏房環境問題就更甚,先不計劏房住戶不止少數族裔,劏房環境惡劣聽閒就是由政府的房屋政策所造成的,如今你卻將問題歸究於住戶身上?You Serious?

38萬多的外傭,加上超過25萬的少數族裔,在香港政府提供的「零支援」下,這一大群人就被政府「放上檯」,任其成為大眾的箭靶,成為政府在抗疫不力下的代罪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