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無條件津貼確診者五千元,如同獎賞無視防疫的惡人!

幾日前我才擔心過,在武漢肺炎本地個案零散的時期,香港校園內都可以爆發上呼吸道感染,一旦爆發的換成肺炎,後果難以想像。怪我的烏鴉口,短短幾日香港的疫情就因為「跳老舞」群組而急促反彈,該群組至今已帶來最少80宗的個案,單計今日(11月22日)就已經新增46宗。另一方面,香港政府食物及衞生局今日更語出驚人,指將會津貼確診人士一筆過五千元,局長陳肇始隨後更向傳媒指,只要確診即可獲發津貼,不設審查。

Source:RTHK News

雖說香港政府處理疫情的手法,早已沒有任何合理性可言,觀乎早前「同枱食飯限六人,室外限聚令限四人」、提議「外國入境要檢疫,中國入境免檢」等異象便知一二。不過津貼五千元這回事,老實說我最初在社交媒體看到之時,還以為是哪來的「平行時空」創作,抑或是我剛睡醒眼花睇錯,結果一望新聞引擎,好,我忘記我身處的,是比發夢更荒謬的「中國香港」。

觀乎香港疫情的多次爆發,病毒源頭全部均由外地引入,再經由本地的一個個「群組」,無視疫情風險,拒戴口罩,忽視自身防護,群聚而以沫相待之下,再經由其親朋好友鄰居,傳播並於社區引爆。今次第四波疫情出現的「跳老舞」群組,實際上與出現在上一個爆發週期的「慶回歸」群組,本質上均為毫無公德之惡人所犯的錯,但惡果則由社會全體「埋單」負責,兩者有何差別?

但在面對外來輸入疫情的高風險,與本土惡人的惡行之時,香港政府不單維持其在邊防檢疫的一貫不作用,堅拒封關並熱衷於盡早向中國開閘,今次還提出無條件津貼確診者,美其名曰「補助因檢疫而影響的生計」。本來對在政府的不作為,受疫情影響確診而影響生計的確診者,政府就其所失而作相應補償,未嘗不為對其受政策失誤影響的保償,但就是一個「無條件」,無視惡人與受無妄之災的差別,惹起眾怒。

政策一公開後,社交媒體上不少多月來嚴格自肅防疫的人,自嘲自己的行為。疫情之初,為自己為他人,面對惡人瘋搶炒賣與無良商人抬價的兩重夾擊下,被迫以高價購入口罩與消毒用品,此時的政府沒有考慮過保償;疫情至今,受經濟下滑與多次飄忽不定治疫政策影響而失業的人大有人在,此時的政府沒有考慮過提供失業援助;反倒是當無視自身與他人安全的惡人充斥,令「群組」再現,感染數再度攀升的此刻,政府卻忽然「急人所急」,提出以公帑名為「津貼」,實質「獎賞」他們嗎?

當自肅防疫的人,得到的鼓勵還不及無視防疫而染病的惡人時,換著自肅的是你,心中會好受嗎?相反,換著惡人是你,大概只會覺得自己有了一個政府「安全網」:就算繼續無視防疫,自己中招嗎?反正我會得到政府津貼。害到其他人也染疫都不要緊,因為政府會代我「補償」給他。

到底政府這個「染疫津貼」的意圖如何,大家應該想像得到。

陳肇始還很想當然地認為津貼「唔會鼓勵到人確診」,望到今日有「跳老舞」群組一員向傳媒表示政府「知唔知我哋有幾多百人」,然後網上一篇又一篇「如何染疫」、「一千元收確診者口水」等疑幻疑真的內容之時,我只想跟陳肇始說一句:哼,We Shall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