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樣分辨警察係唔係「毅進仔」?前人早有解決方法!

(本文以香港粵文創作)

過去幾年,香港警察嘅水平屢創新低,不單單講緊員佐級警員,就連理論上經過大學教育嘅督憲級都一樣。早幾日先有一單法庭新聞,堂堂一個督察係庭上宣誓果時,連誓詞「我謹以至誠……」都讀唔掂 [1],仲講到明自己唔識讀個「謹」字,連一個高小學生都識嘅字都讀唔掂,實在貽笑大方。

講翻香港警察嘅水平,近年由於大規模招募只有中學學歷甚至毅進文憑 [2] 嘅持有人,2019/20年度招募嘅員佐級警員當中,更加有超級45%僅持有毅進文憑,其知識水平及執法能力可想而知。但係作為「紀律部隊」,著同一套制服,戴同一款超稀有嘅委任證 [3],就連言語方式都已經同化晒(望望上面果位連「謹」字都唔識讀嘅大學畢業督察~~),根本無從分辨企係你面對嘅警員,佢嘅實際學術水平去到邊……

或者啦,對新一代嚟講或者唔講唔知,過去嘅警察(皇家香港警察)曾經有項制度,明確、清晰咁令大眾得知一個警員嘅學術水平去到邊。年幾之前我亦曾經針對香港警察充斥「毅進仔」嘅情況,寫過一篇提議恢復用舊制度嘅文章。

(無錯,又係一篇舊文,原文刊於《輔仁文誌》,並曾略作修改。)

[1] https://gongjyuhok.hk/articles/5021

[2] 毅進文憑持有人,其學歷等同香港中學文憑(DSE)五科二級成績(包括中、英文),即最最最最基本的「五科及格」。簡言之(雖帶點歧視),毅進文憑只有連 DSE 都沒有五科及格用以升學的人才會考慮。

[3] In case 大家不清楚,近年香港警察(特別是便衣警員)於執行職務,特別喺處理與反逃犯條例有關嘅案件之時,大多拒絕戴上委任證,市民按法律權利要求警員出示時,下場大多慘烈。


早幾日港台《視點31》節目入面,有個李姓退休警司講出著名嘅金句「警察份糧,有三份一值在比市民鬧,有三份一值在比上司鬧」,全城市民無一不拍手叫好,大呼「咁樣先係警察嘅價值」。不過對我嚟講,佢講嘅另一句反而更值得思考:「前面有個警察,你都唔知佢學歷咩野,佢心口無寫㗎麻,咁你點知佢毅進(畢業)呢?」。

啊李Sir,你入職都應該距今有幾十年,或者你唔記得咗,其實你當差果個年代,警察部早就有解決方法,用一項簡單、清晰嘅方式,比大眾用嚟識別警察嘅學識水平㗎……

無錯,就係「紅膊頭」!

因應過去嘅整體社會學識水平,能夠成功中學畢業,識講幾句英文已經可以喺就業市場搵一份好工,對於要「好天曬、落雨濕」嘅員佐級警察職位,實在難以吸引識英文嘅人入職。亦因為咁,長期以嚟皇家香港警察都會同時招募識英文同唔識英文兩批人。但係話晒香港當時係英國嘅,市面唔少外國人(英國人)需要向警察求助,而且高級警官亦唔少係英國人,點去一眼分辨佢哋識唔識英文?

當時嘅辦法係,只要招募時係明確識英文嘅(例如中學畢業),或者入職前後考過咗政府第四級英文試(係當時共計八級嘅考試中,第四級大概等如中一嘅英文水平,最高嘅第八級等如中五英文水平),會轉戴紅色底嘅警員號碼肩章(即係所謂嘅「紅膊頭」)以作識明,仲會有一筆一次性嘅津貼(錢呀,係錢呀!),而且對於員佐級警員而言,考到第八級英文試,係佢哋獲上級推薦投考督察嘅必要條件,變相以升職作利誘鼓勵員佐級警員去讀書、學英文。

呢套制度,由五、六十年代,一路行到九十年代,直至大約主權移交前後,員佐級警察入職嘅最低要求升左做會考5科及格(包括中、英文)之後,就唔再需要呢一套制度。不過觀乎近年警察嘅學識水平,似乎早已倒退回過去。

今時今日,有無辦法將呢一套重現?有大學學歷嘅就戴「紅膊頭」,無嘅就黑膊。不過老實講,連「警察做野唔洗帶委任證」都講得出,想認佢係唔係真警察都無方法,仲話想認佢有無大學學歷?明顯我諗多咗啦……

《衝鋒隊:怒火街頭》劇照,李綺紅所戴即為「紅膊頭」

(P.S.: 真心覺得舊時代嘅警察型好多!無論制服定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