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警察失職的記者,被『被調查』的警察拘捕」,荒謬無下限

由去年「逃犯條例」所引發,一單接一單的香港警察荒謬事,相信無需我再提出,反正信者自然信,不信者提出再多再充份的證據都會裝聾作啞。只是沒有想過,荒謬真的沒有下限。

今日(2020/11/03)香港傳媒界,以至大眾最咬牙切齒的,就是香港電台編導蔡玉玲被警察上門拘捕,指她在製作《鏗鏘集》「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偵查報道時,「為取得車牌資料相關證明書作出虛假陳述」。最荒謬的事在於,拘捕蔡玉玲的「新界北總區重案組」,其上司正正為該報道中被指包庇行兇者的新界北總區刑事總部警司游乃強 [*]

《立場新聞》相關報道

先不談蔡玉玲是香港首位製作偵查報道時引用車牌查冊資料而被捕的記者,單單就「調查警察失職的記者,被『被調查』的警察拘捕」這一點,就已經證明香港警察的荒謬創下限。

作為一個被指包庇行兇黑幫的警察,游乃強未有避嫌,事後直接掌管調查「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的「新界北總區重案組」,以至不但在事後一年才在數百名行兇者中,寥寥拘捕數十人,起訴不足十人,更在近期「原告變被告」拘捕受害者控以「暴動罪」,短短三個月,被起訴的受害者幾乎多於過去 16 個月被起訴的黑幫白衣人

游乃強於「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發生後,與被指聚眾行兇的元朗白衣人代表交談。 《NowTV》直播畫面,《蘋果日報》製圖

而《鏗鏘集》節目內,證明警察早已預知「襲擊事件」發生,更透過車輛查冊等公開資料找出白衣人與從未被捕的元朗村代表之間的關係。相較「調查」十多個月仍毫無見樹,且另藏政治任務的警察,蔡玉玲可謂恨恨地刮了警察一大巴掌。這或者就是為何警察要羅織一條新罪去拘捕她 —— 記者不要、亦沒有權力對警察「說三道四」。

由一個被質疑有著嚴重角色衝突的警察,所領導的案件調查,本已經視為毫無公正性,加上今日拘捕以報道提出警察包庇白衣人的蔡玉玲,正正反映香港警察「身有屎」。回望早幾日香港警察新的宣傳片,當中的「看警徽,心有光,懲治罪犯責肩上,不退讓」,真不知應該說是香港的笑話,還是香港人的悲號。


[*] 游乃強於「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發生時,為時任元朗警區助理指揮官(刑事),當時在回應記者質詢時,直指「唔見有任何人揸攻擊性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