盟軍中的德國佬 Gerhard Neumann(前言)

1940年6月27日,遠東香港的匯豐銀行大廈中,一名德國年輕人在電梯中碰上了一名美國人。這一碰,改變了這名德國人日後的命運……不要誤會,這不是什麼跨國愛情故事的開端,我亦沒有誇大了這一碰面的重要程度,因為如果沒了這次碰面,二戰的歷史,甚至日後的航空工程史也許會被徹底改寫。

0 Comments

二戰被拘留的在港德國人(番外):你有你被拘禁,我有我去上課?喇沙書院學生何去何從?

一座兩層高的建築,加一座單層有蓋操場,如果是用以應付1932年創校之始的303名寄宿及一般學生時,或者仍能勉強應付,但在面對1939學年時的超過一千名學生時,即使臨時將有蓋操場改為四間課室,又在外面空地「搭棚」建造四間臨時結構課室,但空間仍然明顯不足。

0 Comments

二戰被拘留的在港德國人(三):逃出拘留營的唯一逃「獄」威龍

當其他營友認為英、德之間的戰爭只會是短暫戰事,被拘禁的日子亦不會太過長久之時,Karl 反而認為戰事只會不斷惡化並延長,他將會被長期拘押,甚至被轉移到戒備更為深嚴的正式「戰俘營」,因而萌生出要逃走的念頭。事後看來,Karl 的確準確預測了之後的戰爭走向。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