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當選總統塵埃落定,有何該反思、展望之處

對於 拜登 上任後的美國國策走向,從經濟的集中方向,到外交上會否重新加強盟友關係等,都是一大焦點。而在我個人立場,最關注的當然是美國日後的對華政策,特別是針對中國軍事擴張的對抗策略會否受到影響。拜登 會否停止美軍現時正在部署的印太地區防務擴張計劃,在這一刻的確難以判斷,不過在 拜登 公佈其防長人選時,放棄選用對華「鷹派」人物而改用無明確對華立場的退伍將領,的確引起提倡強硬對抗中國的派系的相當憂慮,這是否如其反對者所言,是 拜登 「賣國投共」的第一步,實在要小心留意。

0 Comments

侵突換防長

今次係侵任內第三次出現防長變換。首位防長 James Mattis 因為與侵喺敘利亞撤兵問題有分歧而辭職,獲侵提名接任防長嘅副防長兼代理防長 Patrick Shanahan,就因為被指涉及家暴而主動放棄,侵因而改為提名時任陸軍部長 Esper 出任。

0 Comments

美國大選預測,我應唔該信傳統民調?

傳統民調嘅做法,不外乎透過電話、問卷等方式,被訪者跟隨一系列預設嘅問題,就自己嘅取向而作答。根據呢一種做法,如果要降低調查結果嘅誤差,就必然要從取樣數量、取樣目樣、取樣方式三方面落手。一份理想嘅民調,係應該要被公平採集,有足夠採樣數量、包含所有光譜嘅被訪者,訪問問題公正又具意義、用詞客觀,被訪者真實作答,調查過程同統計分析都要足夠嚴謹。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