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北京的道路,通往打破大國自強夢嘅紀錄片

係中國,一部作品脫離官方主旋律嘅後果,十居其十會被玻璃心碎滿地嘅中國人鬧到一文不值,轉個頭直頭消失埋。呢一部講晚清至民國期間,在華外國人點樣影響中國近代發展與命運嘅紀錄片《通往北京的道路》,正正係近期嘅代表作。

我第一次發現呢部紀念片,係無意中從YouTube上發現,有人以「禁片」之名上載,而挑起我嘅興趣。歷史作家莊秋水試圖透過重現百多年前,將五名最具代表性嘅外國人走入中國呢個未知領域嘅「奇妙之旅」,投入到中國近代發展中嘅唔同關鍵時刻中,向觀眾傳達當今中國人係一面倒記錄官方主調嘅近代歷史中所缺乏的另一面——外國人侵略以外的一面。

左起:赫德、丁韙良、莫理循、威妥瑪、司徒雷登

選擇係百多年前千里迢迢去到中國嘅外國人,背後都有著唔同嘅原因。日後身兼中外官職嘅 赫德、「中國通」傳教士 丁韙良、探險家兼記者 莫理循、外交官 威妥瑪、中國出世嘅教育家 司徒雷登,五名外國人,不同背景出身,因為不同原因而踏上咗前往中國嘅路途,或追求名利、或傳道事奉、或逃脫既定嘅出路、或者更單純地只想歷險一番。可能佢地都未曾想像過,前往歷史與文化都與所習慣嘅「現代社會」相反嘅中國,對當時佢地而言可能只係一個令自己處處碰壁嘅行為,但呢一個決定日後不單止帶領佢地去到得到救贖與機遇嘅地方,更各自都在政治、經濟、文化等不同角度,一點一滴推動著中國踏入「現代社會」嘅未來。

係我嘅眼中,《通往北京的道路》可以講得上係中國少數製作優質,選題精要,考據講究客觀嘅紀錄片。可惜嘅係,係現今嘅中國,《通往北京的道路》就被中國小粉紅評為鼓吹、美化 殖民主義,忽視列強對「中華民族」所施加嘅「傷害」,製作團隊亦被扣上「漢奸」呢頂大大嘅帽子,更加有小粉紅將《通往北京的道路》比喻為當今版嘅《河殤》[1],而必須將違背中共歷史宣傳基調嘅《通往北京的道路》扼殺於萌芽。

對於中國呢講,一部紀錄片對政權嘅影響係唔係真係咁大,內容講何人何事都唔係重點,而係立場上是否跟上政權嘅步伐,跟唔上,你就係意圖動搖政權。講述列強對華侵略嘅歷史角度,係中國比比皆是,唯獨缺乏相反立論,而正正在當今中國官方立場中,走向現代化嘅歷史,就缺乏咗講述外國對華嘅正面影響,尤如中國人只待共產黨上台就一朝長進般。但現今中國嘅步伐,就係連接受過去自己封閉落後嘅缺點、接受過去得靠外援嘅事實都做唔到。或者,現今嘅中國,同百多年前嘅一樣,口裡說著自己為「泱泱大國」,但當被人發現自己嘅缺點錯誤,就變得有如失心瘋咁發狂,而忽視咗問題嘅本質,就係來自自己嘅呢一個問題。

唐太宗李世民一句「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係千多年後的中國當權者中,可曾有誰明白呢個道理?


[1] 《河殤》係1988年CCTV製作嘅紀錄片,內容批判過度推崇「中華傳統」嘅心態,可以話係反映當時中國部分人強烈要求「意識形態革命」嘅心聲,此片於次年八九民運後被指為民運學生嘅「思想先導」而被禁,其總撰稿人蘇曉康亦被定性為「六四事件的幕後黑手」而遭中國通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