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重建「第一艦隊」部署印太海域?找得到新基地的選址嗎……?

雖說美國近日,不論在本土抑或全球各地,關注的都仍然是總統選戰的問題,但美國不會因為選戰而停轉,亦正是在這時段,上任不足半年的美國海軍部長 Kenneth Braithwaite 提出海軍建立一支新艦隊,以管轄印度洋與太平洋之間的海域 [1]。國防部消息指,Braithwaite 希望藉由重建於1973年除役的美國第一艦隊(United States First Fleet),加強美國在亞洲與印度洋地區的震懾力,制止中國對該地區美國盟友的軍事威脅。

美國海軍艦隊作戰區域圖

Braithwaite 的理據不無道理,中國海軍近年落成服役多艘遠洋軍艦,如二戰後亞洲所建造過噸位最大的作戰艦隻「055型飛彈驅逐艦」、透過香港「白手套」從烏克蘭購入並修復的前蘇聯海軍航空母艦(現「遼寧號」)等,跨海域作戰能力大幅上升。除此之外,中國亦不斷加強在南海至印度洋之間的軍事活動與影響,於南海強行興建人工島嶼作為軍事佔點,於「非洲之角」吉布提建立海軍基地,將解放軍勢力擴展到印度洋,直接影響蘇爾士運河經紅海到印太地區的海上航道,更甚在近月已初步駐軍於巴基斯坦瓜達爾海軍基地,及計劃在馬爾代夫、斯里蘭卡等地設海軍基地等。美國要維持在印太海域的防衛能力,勢必要加強自身應對與中國之間的潛在軍事對抗的能力。

觀乎現時主力負責印太以及西太平洋海域的第七艦隊,其作戰區域極為廣闊,達1.35億平方公里,比美國本土大14倍。雖說第七艦隊是美國最大的海外前線投送部隊,但在面對如此龐大的海域,與日益強烈的威脅下,因為長時間高強度演習與巡航任務,兵源補充不足,以至船隻事故等,出現艦隊調派困難及即戰力短缺,更因此要由東太平洋管區的第三艦隊借艦協防。單靠一支艦隊去防衛如此廣闊的作戰區域,指揮與調派的彈性明顯不足,更曾出現因過於密集的演習與巡航任務而導致的意外,單在2017年第七艦隊就曾經發生最少六宗嚴重的非戰鬥事故,戰艦撞船、戰機墜落等頻發。過去就已曾有討論,將第三艦隊和第七艦隊的作戰區域劃界取消,使第三艦隊能直接參與亞洲防務,減輕第七艦隊壓力,但駐東太平洋的第三艦隊對防衛印太海域可謂「遠水救近火」,在印太區域新設艦隊直接支援可謂最優解。

不過,雖然 Braithwaite 在發言中,希望當第一艦隊能夠重建之時,將其安排駐於新加坡,但若按此安排,第一與第七艦隊的作戰區域劃界成為一個難處。常理上,駐地應設於容易向作戰區域四周移動的位置,故一旦劃界,第一艦隊或須將南海與菲律賓海列為其轄區,並與第七艦隊以巴士海峽相隔,但在現時美海軍在台海與南海的軍事調派常況下,若將劃界設於巴士海峽,在新劃界下第七艦隊艦隻將須頻繁地於寄越巴士海峽後,向第一艦隊交接指揮權,這反倒影響調派靈活性與指揮的連貫性。同時,近年意圖在中美角力下維持中立的新加坡,是否接受美國在當地設立常態大型艦隊駐地,影響新加坡在角力下的平衡,仍屬未知之數。

至於其餘的可能駐地,包括直至1992年前美軍撤離前,屬美軍海外最大駐地的菲律賓蘇比克灣,自2012年起美國派有駐軍的澳洲北部達爾文港,以及英屬印度洋領地。不過菲律賓與新加坡一樣,希望維持自身外交平衡,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在今年7月經已明確表明,反對美軍重返蘇比克灣基地。當然,有分析 [2] 指第1艦隊可以將其司令部設於軍艦上,並參照2018年重建的第2艦隊,不直接分配所屬軍艦,而是當其他艦隊的軍艦(如第六艦隊)被調配到其作戰區域(北冰洋及北大西洋)部署時,臨時接管指揮權。

無論以何類方法重建,第一艦隊重新服役勢必成為美國與中國海上軍事對抗的最前線,區域防務亦必然圍繞著這兩國而轉。至於美國能否重建第一艦隊,又能否成功藉此阻止中國對印太海域的軍事威脅,就請拭目以待。

[1] https://news.usni.org/2020/11/17/secnav-braithwaite-calls-for-new-u-s-1st-fleet-near-indian-pacific-oceans

[2] https://www.thedrive.com/the-war-zone/37688/the-navy-wants-to-stand-up-a-new-fleet-aimed-at-detering-china-in-the-indian-ocean